珀斯光荣vs悉尼fc比赛结果
當前位置: 法務網 > 法學教育 >

"扶志"與"扶智","拔窮根"必須邁過去的坎

2019-02-17 13:27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瀏覽:手機版

"扶志"與"扶智","拔窮根"必須邁過去的坎

漫畫 王曉 繪

  2019年1月30日,十九屆中央第二輪巡視——中央脫貧攻堅專項巡視反饋情況向社會公布。巡視反饋意見中,“扶志”與“扶智”的字眼被數次提及。比如,西藏“‘扶志’與‘扶智’還有欠缺”;新疆“‘扶志’‘扶智’激發內生動力不夠,重‘輸血’輕‘造血’”。這些問題的提出,必須引起各級各部門的高度重視。
  錯誤導向產生錯誤思想 
  如今,隨著精準扶貧的縱深推進,許許多多的貧困村、貧困戶脫掉了貧困“帽子”,但是也存在個別貧困戶“不愿脫帽”甚至是“爭著戴帽”,一味“等靠要”的尷尬現實。
  2018年1月,媒體記者在湖北、貴州、吉林、山西等地走訪時發現,部分地區貧困戶中存在較為突出的“等靠要”思想,不配合脫貧甚至抗拒脫貧的現象難以根除。相關報道指出,“精神貧困”正成為脫貧攻堅路上難過的坎、難爬的坡。
  “有個貧困戶,40多歲,身體健康,因為好吃懶做,老婆跑了。以前還種點地養活自己,現在家里的七八畝旱地干脆不種了,等著救濟。我們上午9點去他家,還沒有起床。”“一些貧困戶逢年過節就找幫扶干部要東西,別人沒有的我也得有,我是貧困戶就得多給點,甚至還要挾扶貧干部我對你滿不滿意要看你的表現。”山西一些扶貧干部接受采訪時抱怨連連,直指一些貧困戶以前就懶散饞,不愿意勞動,現在一沒有生活來源就去找政府。
  “沒有扶不起的群眾,只有不對路的法子”,一些“等靠要”現象,多是由于簡單粗放的扶貧方式所致,從而產生扶貧就是給錢給物的認識假象。四川省眉山市彭山區江口鎮負責扶貧工作的副鎮長劉洪春介紹,曾經在慰問困難群眾時,會送上一些慰問品和慰問金,但某次慰問時沒有送物送錢,有困難群眾就提出疑問,“為什么這次沒拿東西了?”
  上述事例不僅暴露出一味地“輸血”是目前扶貧工作突顯的一個問題,也反映了一些干部比較急躁,覺得越早脫貧越好,一味地給錢給物,讓一些群眾產生了“等靠要”的思想。2018年6月20日,在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次會議上,國家審計署就指出一些地方扶貧工作還不夠扎實,存在形式主義等問題,并直指13個縣將3.21億元產業扶貧等“造血”資金直接發放給貧困戶。
  “當大量‘資源輸入’導致貧困對象‘等靠要’情緒變濃時,扶貧政策就會走向其反面,弱化了扶貧對象的內生動力。”全國人大代表、安徽省農科院副院長趙皖平說,更關鍵的是采取“激勵式扶貧”,樹立正確導向,讓扶貧對象從“依賴中走出來”。
  既要“富口袋”更要“富腦袋” 
  2017年12月,財政部、國務院扶貧辦公布財政扶貧資金專項檢查典型案例,指出寧夏回族自治區西吉縣2016年使用財政扶貧資金2830萬元采購珍珠雞苗113.54萬只發放給2.7萬戶貧困戶飼養后,珍珠雞由于水土不服和后續管理不到位導致病死率較高,未能給貧困戶帶來經濟收益。
  “大家都沒有養過,即使養大了也不知道要賣給誰?”許多貧困戶對此怨聲載道。不加以技術指導培訓,不考慮市場需求,就讓毫無經驗的貧困戶養殖珍珠雞,類似這種“給項目沒給技能”“上項目不管收益”的脫貧失敗事例,反映出當下一些扶貧干部在“扶智”方面的缺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