珀斯光荣vs悉尼fc比赛结果
當前位置: 法務網 > 評論 >

[新京報]從西北盜墓頭子手中買贓,揣著明白裝糊涂?

2019-06-10 14:17來源:新京報瀏覽:手機版
  3年過去了,陜西淳化7·20盜墓大案仍余音未了。
  因被控從西北盜墓“一號人物”孟老大處非法購買文物,甘肅省原政協委員、天水成紀博物館館長張有平于6月5日上午受審。據檢方起訴稱,被告人張有平作為天水成紀博物館法定代表人,明知涉案文物是贓物,為了館藏之需非法收購,應以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追究其和博物館的刑事責任。
  盡管案件審理尚未結束,但從報道情況看,張有平與他的私人博物館,恐怕很難撇清干系。從《刑法》上看,是否構成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,關鍵是看行為人是否“明知”。雖說張有平的辯護人為其辯解,稱雙方交易涉案物品,均是在正常時間進行,交易地點“西安市大唐西市古玩城”,也是合法的古玩文物交易市場,但這并不能排除所買賣“文物”本身的違法性。換而言之,只要屬于盜墓出土的“文物”,就不可能“洗白”參與市場流通。
  作為一個知名的私人博物館創立者,張有平比起普通人來說,擁有更為專業的文物鑒別能力,也應當熟知《文物保護法》畫出的“紅線”。之前,在購買有關文物時,張有平“曾被賣家告知是出土于古墓”,而賣家“孟老大”的特殊身份決定了,這種非官方渠道得來的“文物”,絕無合法可能,但張有平仍與之發生交易。所以,對于張有平的主觀方面,更宜推斷為“揣著明白裝糊涂”。
  不過,張有平非法購買文物,也有“從寬處罰”的酌定情節。比如,他非法購買上述文物的目的,是為了館藏的需要,并不是單純的買賣牟利;現實中,將上述交易得來的文物用于免費公共展覽,也沒有造成文物流失、損壞等嚴重后果,且“積極配合偵查機關追回涉案文物”。所以,在司法裁量中,還宜針對具體案情,對其減輕或者免除處罰。
  私人博物館涉嫌非法買賣文物,的確是當前文物保護的一大“漏洞”。孰能料想,擺在這些文化場所的精美文物,原來是犯罪分子的違法所得,而很多私人博物館館主所擁有的社會身份,也很難將他們與不法行為聯想在一起。
  由公安部掛牌督辦的陜西淳化7·20盜墓大案,一舉打掉盜掘、倒賣文物犯罪團伙8個,破獲被盜掘案件96起,追回被盜文物1000余件,包括100余件青銅編鐘、漢代陶俑等罕見文物。也正是由這起驚天大案,挖出了西北盜墓“一號人物”孟老大,也讓私人博物館館主張有平“浮出水面”。當下中國,盜墓行為之猖獗,文物倒賣之嚴重,流失渠道之隱蔽,由此可見一斑。
  文物的流失湮滅,是不可愈合的文明傷痕。在依法打擊盜墓犯罪的同時,還應做好“亡羊補牢”的工作。究竟還有多少私人博物館存在非法購買文物行為,是誰為盜墓分子與私人博物館館主“牽線搭橋”,這些都需要查個水落石出、追責問責到底,徹底封堵住文物流失的明暗渠道,更好地賡續華夏文明。(責任編輯:劉曉方)